刘建龙:梧龙村记游

梧龙村记游

刘建龙

  岁次巳亥,孟春之月,余与诸同仁共游梧龙村,有所感,作此文以记之 。


梧龙村居蝶岛东南,始建于明,原名“五篮”。历永乐、万历、嘉庆年间几代先祖定夺,取浯江并龙山之意称“浯龙”,后以梧乃旺木之象,终以“梧龙”为名。

村之中央有林氏家庙,门前立石鼓二,东曰“震堂”,西曰“耀庭”。庙内石柱二十有四,寓四时节气,至于“清勤自励”“中宪大夫”“选魁”“明经”诸多匾额比比皆是。主厅悬匾“作求堂”,众人不解。俄而见厅中楹联曰“作文大展帽峰笔,求利久堆金石毡”,终释其惑。《梧龙林氏族谱》载,厅中曾有联曰“作功历兴莆漳诏而来念先人道路崎岖乃涉龙冈环群山以卢族,求利在渔盐蜃蛤之地愿后嗣源流洞达长依浯水分成派以朝宗”“作大贻谋须积德想当年德泽宏渊似全吾而衍派,求贤子孙在读书看此日书声环振喜玉树之成林”之意,皆有长忆先祖勉励后人之意。

先祖者,类之本也。村人报本反始,设春秋二祭,置备牲礼,群贤毕至,焚香点蜡以追先祖之德。每岁正月十二“扛酒”节,新婚或添丁人家大宴宾朋,且于祠前设供桌,鸡豚、美酒、果品一应俱全,以以祈人丁兴旺、物阜民丰,男女老幼咸集观之。礼毕,则鼓乐喧天、爆竹齐鸣,声振屋瓦。今村人订立约法,废弃繁文缛节,力倡丰简随意,风气为之一新。

百余古居以家庙为轴,两侧铺开,红瓦白墙,燕尾翘脊,横平竖直,鳞次栉比。又有景泰四年所凿八角大井,号以“龙诞”,日光下澈,清冽如镜,小鱼自在遨游,往来翕忽。余闻旧时大旱,村中唯此井丰沛如故,泽被乡人。今人汲水烹茶,茶水尽而壶底鲜亮如初。大井往东,有龙山寺,村人称“梧龙庙”。庙内主奉“灵佑圣侯”李伯瑶并“邵氏夫人”,配祀魁星、五谷神等。几经修葺,别有洞天,碧瓦朱甍,丹楹刻桷不在话下。飞檐翘脊之上,双龙戏珠、舞鹤翔鸾、文官武将等瓷雕栩栩欲活。正殿内锦绣“八仙彩”如云,烟气缭绕,焚香者、掷杯筊者、抽签者络绎不绝,香火之盛可见一斑。

村之东北,有地隐然而高,名庵山,古亦谓之龠山也,山高不过百米,向时村人刈秽草、伐恶木以取道。施施而行,但见绿树翠蔓,参差披拂,木叶脱落所在皆是,人行其上,如履草甸,偶有栖禽,闻人声惊起。山径缭曲,奇岩怪石饱受海蚀风侵,形状各异,徐而察之,或青鱼颔首,或鹰隼栖树,或狡兔奔走,惟妙惟肖,引人入胜。山行数百步,得见五百高龄白桂木,树高参天,根深叶茂,其干粗壮虽三五人难合抱也。传北宋梁山事败,水浒后裔流落至此,修建茅舍于南麓,后为僧人所居,易为庵堂并手植白桂木,“庵山”之名由此而来。既达山巅,升高而望,则远山嘉木、良田阡陌、大厦高楼一览无遗,可谓临暖风而舒啸,坐石上以忘归。

末,闻村中虎头山有石刻,往而观之。但见榕荫之下,巨石突怒偃蹇,上书“天开文运”四字,传嘉靖年间巡海道蔡潮闻村中多出武夫,亲临巡视,感其奥妙,命匠人镌字于此。族谱村志俱言村中出同知、秀才、义士,皆因此石。嗟乎,一村之人杰辈出,岂一石所能为也。《宋史》有云:“天下之治,有因有革,期于趋时适治而已。”君不见,村中古厝庙祠,完好如故;祭祀祈福,风移俗易。窃以为村人尤重承袭剏新,守旧而不拘于古,立新而能循于时,虽世殊时异,犹有人才济济、簪缨不断。《吕览》云“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”,然也。

高永川:古巷,如今的梧江

《古巷,如今的梧江》
.
从明朝的古巷走来
野草和石子铺就一条条绿地毯
远逝的梧江已转化为一片红砖,一片黛色的墙瓦
梧江东西岸,昔日流水潺潺
如今,江水依旧流淌屋檐下
依旧与村民里长我短
.
古巷,昔日的梧江流域
长亭外,春水浅绿,燕语莺飞
一棵刺桐树一棵火焰木
一围围瓜果白菜齐聚村前村后的新街古道
它面朝阳光,吮吸梧江乳汁
它面朝江南大海扬帆起航
.
从明朝的古巷走来
那就是梧江,一条绿地毯
时刻滋润村民的心田
它如村前的下埕古井水清泉洁
养育你养育他
2019-3-3

高永川:梧龙古民居


《梧龙古民居》
文/高永川
.
我已置身在一片宫殿群
徜徉在明朝闽南古道
一厅二室石头厝
红瓦,土墙,拱形窗
燕尾翘脊
金木水火土的布局
贴紧世代村民朴素的习俗
贴紧梧龙林家祠堂
作求堂,中宪大夫
代代相承的书香
告诉代代相传的子民
诚实,拼搏
2019-3-3